第七章、王宮秘室







  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大叫一聲:“好家伙!”
  白素望著我,很有責備之色,她當然是在怪我明知對方出手,竟然如此托大,不避不擋,硬接了對方一拳。
  我也承認自己確然太大意了,所以無話可說,我抬眼向土王看去,只見他坐倒在地,圖生王叔正急急忙忙走向他,要把他扶起來。
  土王則很是強悍,雖然他左手托著右臂,右手五指又紅又腫,已經不能抓成拳頭,那當然是受到了反彈力所傷的結果,其痛楚顯然在我胸口所感到的劇痛之上。
  不過圖生王叔伸手去扶他的時候,還是給他側身撞了開去。
  他自己掙扎著站了起來,也學著我叫了一聲:“好家伙!”
  白素這時候在我身邊低聲道:“此人基本上還是君子。”
  我點了點頭,表示同意  首先,他向我打出的那一拳,肯定沒有用全力,因為他發力的過程我看得清清楚楚,只是隨便一拳而已,居然已經可以把我打退一步,可知我一上來就看錯了他,他實在是身負絕頂武功之人!由此可知剛才那一拳,他并沒有存傷人之心。
  結果,他吃的虧還在我之上,他居然也沒有暴怒。
  他并沒有叫他護衛來對付我  需知此間乃是他的地頭,他可以為所欲為,而他沒有無賴式地使用他的特權,在受創之余,能夠這樣,很不容易。
  而且他雖然很需要我的幫助,齊白也說了先讓我幫了他再說,他還是一口拒絕  他可以先取得了我的幫助之后,再來賴帳,以他的地位來說,誰也無奈他何。
  他不那樣做,這也證明他基本上可算是君子。
  所以當他站起來,又吵走過來時,我也向他走過去。兩人又到了幾乎鼻尖相碰的近距離。
  他先開口:“真是名不虛傳,真可惜,你居然會有這樣的朋友,連累了你我不能進一步相交,真是可惜!可惜!”
  他連連表示可惜,很是真心誠意。我也由衷地道:“其實你誤會齊白了。齊白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,他能比我更有效的幫助你,或許他并不善于介紹自己,所以你才不了解他  ”
  接下來,我花了大約三分鐘時間,把齊白的奇才異能,以及他現在能夠自由來去陰間、他奇特的身分等等,作了簡單的介紹。
  齊白這時候也已經從車子里走了出來,他聽得我這樣介紹他,神情很是感激。
  土王斜睨著齊白,顯然對我的話半信半疑。
  我不知道齊白做了些什么,令得土王如此輕視他(可能多半還是和他向上王提出的要求有關),我又一次強調:“所以在不可測的考驗中,他能給你的幫助更多。”
  齊白此時也用充滿了期盼的眼光望著土王,土王一面甩著顯然還十分疼痛的右手,一面很認真的在想著。
  過了一會,他緩緩地搖頭:“不行,要是我接受了他的幫助,我就領了他的情,就必須考慮他的請求  ”
  他說到這里,更是大搖其頭  他并不是說領了齊白的情,就要答應齊白的請求,而只是說“必須考慮”而已。可是單是考慮,就已經令他大搖其頭了,由此可知要他答應這件事,更是萬無可能。
  他略頓一了頓,又道:“所以,衛斯理,我明知你這個人難纏得很,還是寧愿要你幫忙,領你的情。”
  我聽得又好氣又好笑:“你在說什么話?我這個人難纏?現在是你在纏我,還是我在纏你?”
  土王苦笑,“算我說得不對,你這個人……這個人……是難以對付!”
  我攤了攤手:“也沒有什么難對付  你答應幫齊白,我就答應幫你,事情就是那樣簡單。”
  說來說去,還是回到了老問題上。
  土王恨恨地頓足,轉過身去。看來一提到這個問題,就沒有商量的余地。
 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,白素的神情也充滿了疑惑。這時候圖生王叔走到土王的身邊,低聲道:“不關王位,就答應了衛斯理的要求,又算什么。”
  圖生王叔勸得合情合理,可是土王卻立刻勃然大怒,厲聲喝罵:
  “你知道個屁!別說王位,我寧愿立刻被天神降天火燒死,也不愿聽王八蛋的胡言亂語!”
  他在說到“王八蛋”的時候,狠狠地向齊白瞪了一眼,以表示他心中對齊白的恨意。
  而他所說的“天神降天火燒死”是他所信奉的宗教中最惡毒的誓言,不是隨便可以說得出口的,所以嚇得圖生王叔連連后退,再也不敢出聲。
  齊白的“胡言亂語”竟然能夠使天嘉土王發這樣毒誓,其內容之“胡”之“亂”到了什么程度,實在是難以想像。
  我向齊白望去,他不敢和我目光接觸,顯然是怕我向他逼問他對土王的請求內容。
  這時候我也真的很生氣,齊白千求萬求要我幫他,但是究竟為了什么,他卻一點都不說。我把他當朋友,肯為了他陪土王去進行完全不知道內容的考驗,而他居然還要向我隱瞞他的目的  這就已經不把我當作是朋友了。
  所以我氣往上沖,冷笑一聲,揚聲道:“這王八蛋確然不是東西,大可以不去理會他,我們該怎么樣就怎么樣!”
  這兩句話我是對著土王說的,土王一聽,先是整個人打了一個突,然后張大了口,卻說不出話來,顯然他再也想不到事情忽然會有這樣的轉變。
  我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很有誠意地向他點了點頭。
  土王整個人向上蹦跳起來,大叫一聲,雙臂張開,向我直撲了過來。我站著不動,他一下子抱住我,用他的額頭,用力撞我的額頭,撞得十分用力,發出“砰砰”的聲響,連撞了十來下,才松開了我,后退了一步。
  我被他撞得額頭很痛,正不知道這是為何來,圖生王叔已經大聲道:“恭喜衛先生!”
  我有點啼笑皆非:“喜從何來?”
  圖生王叔笑孜孜道:“天嘉土王剛才已經把閣下當成了自己兄弟,從此禍福與共,豈非大大的喜事!”
  我向土王望去,只見他也笑嘻嘻地望著我,一副我很應該對他感恩圖報的樣子。
  我剛才還只不過是有點啼笑皆非,現在簡直是啼笑皆非之至。
  或許其他人會認為能和土王稱兄道弟是一件喜事,不過我卻一點也沒有這樣的意思。
  我剛想發話,白素在我身邊悄聲道:“只要不和他爭奪王位,你有了這個便宜兄弟,也沒有什么壞處。”
  我本來想說的話,就是要說做土王兄弟,危險之至  凡是對王位有鹹協、有可能變成土王的人,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樣,必然招在位者的防范和排擠,弄不好就會有殺身之禍。
  這是古今中外在獨裁情形下的鐵律,沒有例外。在歷史上由此而發生的兄弟相殘、父子加害、同志拚命的情形,不知道有多少例子可列舉!
  所以我一點也不感到那是什么喜事,何況我心中再明白不過土王有此一舉,無非是想藉此收買人心,好讓我出力為他做事。
  這種把戲,半文不值!
  可是白素卻向我這樣說,一時之間我也不明白她是不是另有深意,不過她倒是指出了很重要的一點:只要我清楚讓土王知道,沒有爭奪王位之心,也就沒有什么壞處。
  當下我向土王點了點頭,“很好,在通過天神所設定的考驗時,不知道會有怎么樣的兇險,正需要兩個人同心合力來應付,決不能兩人之間有絲毫猜忌。”
  說著,我也向他張開雙臂走過去,和他擁抱,同時也和他額頭相撞,實行“來而不往非禮也”。
  我在這樣做的時候,并不知道額頭相撞是他們一種很隆重的儀式,和中國人的飲血為盟或是上香叩頭差不多,而且如果一方向另一方行了這個儀式,另一方如果不照樣做一遍的話,對先行禮的一方來說,就是莫大的侮辱  這些我是在事后才知道的,當時我也去撞土王的頭,只不過是一種頑童心理:剛才你撞了我,現在我撞回你!
  卻不料誤打誤撞,卻完全做對了。
  再加上我事先所說的那一番話很是得體,所以土王的額頭雖然被我撞得紅了大片(他右手的紅腫還在),他還是高興莫名,用左手拍我的背,表示友好。
  接著,他拉住我的手,大聲道:“上車,上車!”
  他又想伸手去拉白素,以示親熱,可是手指紅腫,難以彎曲,所以只好改為請上車的手勢。
  等我們三人上了車,圖生王叔也跟了進來,齊白來到了車前,卻不料土王對他大聲道:“既然我們都認為你是那個什么蛋,你就不必和我們在一起了!”
  齊白顯然想不到土王會有此一著,一時之間僵在那里,不知如何才好,哭喪著臉,向我望來。
  我剛才雖然惱他,可是看到他這種可憐相;心中卻又不忍,只是土王已經發話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請他上車才好。
  這時候白素向齊白道:“閣下不妨先,離開一陣,等他們通過了考驗再說  這正是閣下原來的意思!”
  齊白雖然臉色難看,可是聽了白素的話,還是連連點頭,退了開去。
  土王一聲令下,車子疾駛而去。當車子將齊白遠遠拋離之際:
  土王竟然不由自主大大地松了一口氣,由此可知他心中對齊白是如此厭惡。
  我心中一動,心想這倒是探聽消息的好機會。所似我故意道:
  “若不是他自己肯離開,想要擺脫他,根本設有可能。”
  土王眉心打結,樣子很是煩惱。我進一步道:“他有可以突破空間的能力,你是知道的了?”
  土王又呆了一會,才嘆了一口氣,搖了搖頭,樣子極端無奈,道:“我見了次,趕一次,他臉皮再厚,只怕也會不好意思再糾纏下去。”
  我趁機道:“他有那樣重要的事求你,我想他不會死心。”
  我裝出像是知道齊白向他要求的是什么事情的樣子,好引土王把事情說出來。
  可是土王卻一點不笨,他望了我一會,搖頭道:“不管他出什么辦法,我不答應,諒他也無可奈何。”
  說了之后,他立刻轉換話題,對于齊白的要求,竟然只字不提,半點口風都不漏。
  我也不便追問,只好仍然心中暗自納罕。
  這時候車子已經進入市區,在前面開道的車子響起警號,所有的交通燈全部轉為綠色,使車隊可以暢通元阻,直趨王宮。
  不多久就可以看到巍峨輝煌的王宮,其時正是夕陽西下時分,斜陽照在王宮金色的屋頂上,閃起一大片金光,燦爛奪目,至于極點。
  土王洋洋自得,大聲問道:“你看怎樣?名不虛傳吧!”
  我本來不想掃他的興,可是實在忍不住,就冷冷地道:“這王宮是給土王居住的吧?”
  這個問題所得像是多余之至,可是骨子里大有文章,我想土王應該聽得出來。
  果然土王臉色一沉:“我會一直在這王宮住下去,住到我死為止!”
  他咬牙切齒說了這兩句話之后,還感到意猶未盡,續道:“以后是誰來往,也要由我指定!”
  我暗中冷笑一聲,心想告訴他秦始皇和阿房宮的故事  他那座王宮再大,也決比不上阿房宮的“覆蓋三百余里,隔離天日”那樣偉大,
  可是我轉念一想,這種土人,和他說歷史,他怎么會懂?所以我只是喃喃自語了一句:“十世、百世、萬世……”
  那正是秦始皇對他的帝國的幻想  剛才土王講的話,心態也是如此。
  卻不料這個土王非比尋常,就這句話他也聽明白了,他向我瞪了一眼:“歷史上被火燒了的王宮,不知多少,可是不會是我這一座。”
  我搖了搖頭,沒有和他爭下去,他也忽然之間現出很疲倦的神態  當然是由于他自己心中很明白,如果他不能通過那個考驗。
  他連離開那個山洞的機會都沒有,王宮屬于誰,對他來說,根本已經毫無意義。
  想到這里,我忽然想起,一個問題來,我問道:“以前那三位接受考驗的土王,他們的助手,后來怎么樣?”
  天嘉土王直視著我,一字一頓地道:“和那三位土王一樣,進了那個山洞之后,再也沒有出來。”
  雖然這個答案,在我意料之中,可是聽了之后,還是自然而然感到了一股寒意。
  土王神情嚴峻  我倒真的很佩服他的勇氣  他很認真地道:
  “所以我這次不但是自己去進行考驗,而且也可以去找一找他們,可能在山洞中,不只是那三位土王和三位助手,可能還有更多的人在里面。”
  他那種明知危險之極,仍然勇往直前的的氣概,雖說是為了保存他的王位,可是少一分決心,也難以做得到。
  我們互望了一會,他又道:“雖然你已經答應和我一起進那山洞,可是你還可以考慮退出。”
  我不怒反笑:“你不必激我,我經常說話不算數,就算我現在不反口。說不定到了山洞口,我會臨陣退縮,你要有思想準備。”
  土王神情苦澀,過了一會,才很有誠意地道:“對不起,我以后再也不會說那種話了。”
  在這個過程中,白素一直沒有開口。后來她才對我說:“土王的政治手段極高,他說話一收一放,把你套得緊緊地,叫你非和他一起進行考驗不可,你這個傻瓜,完全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  那時候,我回想經過情形,確然如此  這個土王,實在極不簡單。
  卻說當時車子駛迸王宮,直達一組建筑物之前,停了下來。土王問我:“是先休息一會,還是立刻研究如何進行?”
  我道:“當然是立刻進行。”
  土王很是高興,下車之后,有很多人迎了上來,都給他揮手趕開去一他帶著我和白素向內走,圖生王叔跟到了一道門前,就停止了腳步。
  那道門上,有著很是復雜的圖案浮雕,全都涂著金粉,雖然庸俗,倒也金碧輝煌。
  我留意到,到了這里,非但圖生王叔止步,所有的侍從也都沒有跟上來。顯然這里已經到了只有土王或是他特準的人才能進入的禁地。
  土王來到了門前,站得離門很近,明顯地是想遮掩什么,他這種行動,未免小里小氣,所以我刺了他一句:“世界上再好的鎖,也總是有人可以打開的。”
  土王呆了一呆,身子退開了些,只見他雙手在浮雕上不斷地觸摸著,過了一會,那門向上緩緩升起。
  門后是好大的一個空間,空蕩蕩地,除了正中有一座很大的塑像之外,什么也沒有。
  那空間呈八角形,至少有兩百平方公尺。在八角形的每一邊,都有一道看來完全一模一樣的門。
  土王向我望了一眼,我不等他發問,就道:“只有一道門可以通向目的地,其余的全是死亡陷餅。”
  土王笑了一下,沒有說什么,他走到左首的一道門前,伸手把門推開:“請進。”
  我和白素一起走了進去,里面是好大一間書房。四面全是很高大的書架,放滿了書籍。我揚了揚眉,才有些疑惑的神色,還沒有說什么,土王已經道:“當然這里的書,我沒有完全看過,可是也看了六七成。”
  我剛才心中正在想:書是夠多的了,不知道看過多少本?
  土王鑒貌辯色的能力竟然如此之強,上海人打話:踏著尾巴頭會動,機靈之至。
  當下我也不說什么,他帶著我和白素一起來到了一張巨大的書桌之前,書桌上有一副電腦,我們一起在書桌旁坐了下來,土王嘆了一口氣:“關于考驗的資料,實在不多,只知道有可靠記錄的是,有三個土王和他們的助手進過山洞,到了期限,沒有出來-  從此之后,再也沒有出來。”
  我道:“會不會是山洞封得太死,在里面吹號角,外面根本聽不見?”
  土王瞪大眼睛,搖頭道:“應該沒有可能。”
  我道:“以防萬一。我認為你除了攜帶號角之外,帶要帶上性能極佳的通訊設備,以便和外面聯絡。”
  土王聽了我的建議之后,沒有什么反應。
  我又道:“為了可以事先了解山洞中究竟有什么古怪,可以利用無線電控制的攝像機  送一架攝像機進去,就可以把山洞中的情形,弄個清楚。”
  土王聽到這里,忽然笑了起來:“我如果這樣做,給人知道了,從此以后,我在任何人面前,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。”
  我揚了揚眉,心想:你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,也不是什么難事。
  土王又大嘆了一口氣:“就算我可以做到沒有人知道,我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!”
  他頓了一頓,續道:“我可以騙人,可是不能騙神!”
  我想不到他對他的宗教信仰,竟然如此虔誠,本來我還有許多提議,對他的通過考驗大有幫助,可是看情形他也一定不會接受的了。
  我皺著眉,向白素望了一眼,詢問她可有什么辦法說服土王。
  白素想了一想,道:“利用現代科技,幫助克服困難,這不算是對神欺騙。”
  土王大搖其頭;“傳統就是傳統,天神規定如此,任何改變都是對天神的不敬,現代科技配備再好,也難以抵擋天神的征罰。”
  我悶哼了一聲:“難道就這樣赤手空拳去進行?山洞里只要有一條大一點的蟒蛇。你我沒有機會再出來了!”
  士王還是搖頭:“照你那樣說,我們豈不是要每個人帶一挺機關槍進去?”
  我沒好氣:“豈止機關鎗,最好還有手榴彈  凡是可以攜帶的武器,越多越好。”
  土王大有不屑之色:“你始終不明白,再多武器,也敵不過天神的力量!”
  我陡然站了起來:“那你何必找我做助手?我更敵不過天神的力量!”
  土王的神情既不耐煩,又有點惱怒:“說來說去,你還是沒有弄清楚  去進行考驗,絕不是去和天神作對,所以根本沒必要和天神比較力量。天神如果認為我可以繼續當土王,統治我的子民,他就會讓我順利通過考驗,不然你就算帶一顆原子彈,也沒有用處,你明白了嗎?”
  我心中暗罵了一聲:你是個笨蛋?
  后來我和白素討論當時的情形,白素道:“當時我們忽略了一點,那就是土王對他們宗教中的那位天神,有著真正的信仰,不像我們,根本不相信什么天神,所以才覺得他的行為很笨。”
  情形確然哪些,當時我心中暗罵,樣子當然也不會好看到哪里去。土王嘆了一聲:“我一定要接受考驗,而且一定要完全依照傳統也就是天神的規矩去做,不能給他人抓到任何不合規矩之處。
  不然,等于我沒有勇氣去接受考驗!”
  話說到這里,土王神情苦澀:“我雖然決定接受考驗,可是老實說,以為我一直很害怕  這就是我為什么要找你做助手的原因。
  我問過很多人,大家都推崇你的能力。我感到有你和我一起,就不會那樣害怕。”
  他把話說到這種程度,可算是十分坦誠。
  我心中只好苦笑  真是“人怕出名”,莫名其妙卷入了這件事,連是什么名堂都說不上來。
  我感到無可奈何之至  原來土王把我當成了在驚濤駭浪中的救生圈,只可惜我這個救生圈,也是自身難保!
  我只好道:“你太相信別人對我的評價了。不過既然答應了你,我一定努力  我們什么時候開始進行??
  土王指著書桌上的日歷:“還有七天。”
  他說了之后,略停了一停,又道:“在這七天之內,凱覦土王寶座的人,必然會想盡一切方法,進行破壞,所以請兩位千萬小心,最好在這里不要出去,以免節外生枝。”
  我聽得又好氣又好笑:“你去進行考驗,根據以往的記錄,根本是兇多吉少,想當土王的人應該鼓勵你去才是,怎么會來阻撓破壞?”
  土王望定了我:“就是因為我請到了閣下做助手,人人都知道我成功的機會大大增加,所以就會起壞心  海高這家伙冒充我來得罪你,就是例子。”
  白素提議:“你乾脆把這件事公布出去,令所有民眾全部知道,就算有人要對付我們,也要冒天下之大不韙,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。”
  土王大是高興,立刻拿起電話,下了一連串的命令。他在公告之中,稱我為“天下第一勇士”,我聽得他如此說,疾聲更正,以致大聲吼叫,可是土王不加理會,等到他放下電話,我不禁十分惱怒:
  “你這樣稱呼我,真是無事生非,給我惹麻煩!”
  土王卻道:“我必須使民眾對我有信心  兩個勇士一起去通過天神的考驗,對我國三十萬人民來說,是頭等大事,全國民眾一定興奮莫名,可有得熱鬧的了!”
  我向他潑冷水:“要是我們這兩個勇士都一去不回,那就更熱鬧了。”
  天嘉土王居然一點也不生氣,他望了我一會,笑道:“你對自己沒有信心,我卻對你信心十足  只有我有可能一去不回,你是一定有辦法可以回來的!”
  他對我的信心確然比我自己還強,白素在一旁微笑:“這一點,我倒也可以肯定,要是對他沒有這點信心,我怎么會讓他去。”
  我叫了起來:“你們兩個,怎么繞著彎子罵人?”
  土王不明白:“怎么會是罵你?”
  我哼了一聲:“兩個人進去,一個人出來,這不是在罵我只顧自己,不顧別人嗎!”

 

2013六合彩27期特码诗 融胜配资 大智慧手机炒股 模拟 鸿运配资 短期理财平台 最好的股票行情软件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淘股吧手机版 股票配资平台送体验金活动 如何开通创业板